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用人单位财产可能受损,职工为防止损失发生而受到事故伤害,应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受伤

  发布时间:2016-1-11 11:41:00 点击数:
导读: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用人单位财产可能受损,职工为保护单位利益,防止损失发生而采取补救措施,受到事故伤害的,应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受伤。在审判实践中,将法规未明确禁止的情形认定为工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充分保护因工伤亡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立法精神。

[案情]

原告:桂某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保局)

第三人某市食品厂(个体,以下简称食品厂)

原告诉称,2008122821左右,其将和好的面粉送至烘烤车间,在等面粉喂完时,其将捡来准备用于垫和面机的木块放在烘烤箱上,由于木块突然掉进烘烤箱,为避免烘烤箱受损,伸左手去捡,结果运输带将衣袖卷入烘烤箱至左前臂热压伤,是工伤。市人保局认定其下班后捡木块到烘烤箱旁玩耍,所受伤不是工伤的证据不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撤销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并责令市人保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被告市人保局辩称,桂不是因工作原因受伤,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认定桂某不是工伤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维持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

第三人食品厂陈述,桂所述情况与市人保局调查的事实不符,市人保局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法院维持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桂系第三人食品厂的职工,负责和面粉20081228日,食品厂决定全厂加班到22,桂也在加班,21左右,桂将和好的面粉拖到喂粉车间后,由于天气寒冷,到与喂粉车间相连的烘烤车间的烘烤箱处取暖,并将捡的木块放在烘烤箱上,木块不慎掉入烘烤箱内,桂用左手去捡木块,烘烤箱的运输带将其衣袖卷入,左手严重烫伤,当晚被送往某市现代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左前臂左手热压伤:左前臂III度烫伤;左手左拇指III度烫伤;左中环小指末节挤压毁损伤;2-5指深II度烫伤;左第五掌骨开放性骨折2009713日桂出院,同年128日,桂向市人保局申请工伤认定,2010112日市人保局作出04-24号工伤认定,认定桂福金所受伤不是工伤,同年42日,该工伤认定被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撤销并责令市人保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市人保局在补充取证后,于同年62日作出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再次认定桂所受伤不是工伤,桂不服再次申请行政复议被维持后起诉到法院。

[审判]

武侯区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市人保局对桂所受伤具有工伤认定的行政职权,且在行使中无超越职权与滥用职权行为。市人保局依照《工伤认定办法》的相关规定,告知了食品厂的相关权利,并进行了必要的取证,市人保局作出工伤认定的程序合法。市人保局认定桂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认定工伤视同工伤的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市人保局在作出工伤认定时所收集的证据反映出在食品厂确定的加班时间在食品厂厂房内,因捡掉入烘烤箱内的木块受到事故伤害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为了用人单位的合法利益受到事故伤害的,属于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范畴。市人保局收集的证据不能证明某不是因工作原因受伤,其认定桂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规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1、主要证据不足的;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的规定,其工伤认定决定应被撤销,本院对桂要求撤销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并责令市人保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此,判决:撤销市人保局作出的[2010]04-160号工伤认定决定,并在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一审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评析]

近年来,工伤认定类案件在行政诉讼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遭受事故或意外伤害”是认定工伤的前提条件,而“工作原因”又是工伤认定中最为棘手、最难把握的关键问题之一。在审判实践中,如果过于僵化地对工伤认定构成要件作狭隘理解,将无法对处于弱势的劳动者给予充分有效的司法救济。因此,在工伤认定标准尚未完全统一之前,适当放宽尺度,充分发挥法院的审判职能,保护因工伤亡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本案将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用人单位财产可能受损,职工为防止损失发生而受到事故伤害,认定为是因工作原因受伤,属于工伤,正是基于上述理念。 

    一、 职工的过错既非故意也非重大过失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一)故意犯罪的;(二)醉酒或吸毒的;(三)自残或者自杀的。”该条例将职工仅将故意犯罪、醉酒、吸毒、自残、自杀等情形排除在工伤认定范畴之外,废除了对职工过失犯罪、违反治安管理导致伤亡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规定。可见,职工因过失犯罪或行政违法行为导致伤亡的尚可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举重以明轻,职工为保护单位利益导致伤亡的,哪怕其先前存在一定过错,也不应影响其工伤认定。本案中,桂某所持木块不慎掉入烘烤箱,不是其故意所为,其为了在烘烤箱处取暖,而将手中木块放置于烘烤箱之上,而木块自行掉入烘烤箱内,其有一定过错,但其主观上无故意损害烘烤箱的目的,也不是重大过失。同时,案发当时天气寒冷,桂某所在厂区并无取暖设备,也应一并纳入到综合考量当中,足以判定桂某的行为有一定的客观原因。

二、职工的补救行为是为了保护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

在工伤认定案件中,关于“工作原因”的认定,《工伤保险条例》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但200911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该条例制定了川高法[2009]660号《关于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认定职工工伤的‘工作原因’是指职工所受伤害是因其从事本职工作、用人单位临时指派工作或者从事工作而解决生理需要时所致。”该条第四款进一步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为了用人单位的合法利益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因工作原因”。这就明确了只要职工为了用人单位合法利益而受到伤害的,就应认定为工作原因。本案中,桂某不慎将木块掉入烘烤箱内,如果不将木块从烘烤箱内拣出,就可能造成烘烤箱被损害的后果,其为了避免该后果的发生,伸手去拣木块而受到伤害,其行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避免用人单位的烘烤箱受到损害。该行为虽然与《意见》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完全“为了用人单位的合法利益受到事故伤害”且自身无过错有所不同。但就其实质而言,桂某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用自己的行为避免了单位财产可能受到的损失,其因此而受到事故伤害应当被认定为“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为了保护用人单位的合法利益而受到事故伤害”。

三、本案的认定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

《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是增进社会的福利,对该条例的解释与适用应当从有利于推进和实现社会福利的角度考量,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利。将上述情形认定为“工作原因”,正是基于对该立法目的的考虑。工伤保险,又称职业伤害保险,是职工因工伤依法获得经济赔偿和物质帮助的社会保障制度。《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可见,国家设立工伤保险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保障因工伤亡的劳动者能够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各类企业、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缴纳工伤保险费”,可见工伤保险是一种强制保险,职工在工作期间受到的大部分事故伤害应当能够得到法律的救济,而救济途径就是单位为职工购买的工伤保险。在审判实践中,放宽尺度,将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的情形认定为工伤,是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充分保护因工伤亡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的。本案中,年轻的职工桂某刚刚参加工作,时值冬天,双手及身体感到寒冷,其到烘烤箱处取暖也符合常理。事故中,桂某并无故意和重大过失,如果仅因其有一定过错,就机械地认为其不是因工作原因而受伤,不仅不能督促单位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而且也使桂某的伤害得不到救济,于情于理均显不公,同时,也会给桂福金的精神造成更大的伤害。本案认定桂某所受伤害系因工作原因造成,不仅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也使处于弱势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及时得到了保障,还能敦促用人单位积极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这符合公平公正的社会价值取向,也是对职工在发生过错的情况下采取积极措施防止单位财产受损行为的肯定,从长远来看也有利于单位权益的保护。

综上,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用人单位财产可能受损,职工为防止损失发生而受到事故伤害的,应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受伤,这样才能切实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下一篇:车间主任承包公司生产车间,员工发生工伤事故,谁来承担主体责任?